通知公告:

安徽省民生工程定点康复机构,国家“七彩梦”行动计划定点机构。

首页  >  笑童颜  >  资质及荣誉

资质及荣誉

“好警嫂”程海燕:让更多听障孩子叫声“妈妈”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发布时间:2015-6-4  浏览次数:2132





程海燕是一位“警嫂”,丈夫薛华超是合肥市公安局一名禁毒民警;她不光是一个6岁孩子的妈妈,还是70多个听障儿童的“妈妈”。4年时间,程海燕不但用伟大的母爱和坚强的毅力,用爱心、信心和耐心教会自家听障儿子开口说话,还成了别人家孩子的“启音妈妈”。


  为爱放弃外企工作追随昔日同窗

  程海燕和薛华超是高中同学,成绩优异、乖巧独立的程海燕早已吸引了薛华超的目光,薛华超憨厚老实的样子也在程海燕心里深深扎根。那时,两人虽然没有多少接触和交流,但已然暗生情愫。

  “当时,每天复习迎考,没时间谈恋爱,而且我们两个都比较腼腆,双方都没有向对方表白。”回忆青葱岁月,程海燕露出一脸幸福的笑容。后来,两人都上了大学,程海燕在蚌埠,薛华超在郑州,虽然相隔两地,但两人经常书信往来,谈谈自己的大学生活,谈谈身边有趣的事,就这样,两人渐渐坠入爱河。憨厚的薛华超虽然不会说太多的甜言蜜语,但程海燕觉得恋爱的最佳状态,莫过于彼此心照不宣。

  毕业后,薛华超在合肥工作,在上海一家外贸公司担任外贸主管的程海燕,为了爱情,放弃在大城市的优越工作,追随男友来到合肥,在相知相识10年后,两人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

  “我也不知道我这个不时髦的人怎么就赶上了‘裸婚’的潮流。”程海燕笑着说,“我们都从农村出来,家庭经济不宽裕,结婚的时候我们是租房子结婚的,什么都没有。但我相信,日子会慢慢变好的。”

  儿子意外“失聪” 小两口抱头痛哭

  2008年11月,儿子成成(化名)出生了,原本充满阳光的生活变得更加多姿多彩。可是,儿子一次的偶然高烧,从此打破了这个小家的幸福生活。

  2010年一个冬夜,孩子一直高烧不退,丈夫薛华超在单位值班,程海燕独自连夜将孩子送往医院。“我是个比较独立的人,一般小事情,我都会选择自己找解决办法。孩子他爸当时是一名刑警,深夜办案、审讯、蹲点、抓捕是常事,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小事给他的工作造成一丁点疏漏。”程海燕说。

  孩子从小体质不好,警察薛华超工作繁忙、任务重,照顾孩子的任务基本落到了程海燕的肩上。

  那次高烧之后,程海燕渐渐发现孩子对声音不那么敏感了。“以前,我摇着一根棒棒糖问宝宝要不要吃糖呀,小脑袋一下就抬了起来,喜笑颜开,小手迅速就伸过来了,后来喊半天他也没有反应。”程海燕说,“那一刻我心里咯噔一下,孩子不会是听力有障碍吧。”经检查,孩子被确诊为双耳极重度感音性耳聋,这个结果对这个家庭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雷,夫妻俩抱头痛哭,他们不敢相信这样的不幸竟会发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。“那一刻,我感觉天都要塌了。”程海燕说,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当时的心情。一向以硬汉形象示人的警察薛华超也濒临崩溃边缘。

  痛定思痛,小夫妻俩带着孩子到北京、上海医院检查,但是都没有结果,薛华超内心无比自责和内疚:要是平时多照顾孩子一些,也许孩子就不会这么遭罪了。此时的程海燕强忍着内心的悲痛,安慰自己和丈夫,“孩子需要我们,我们一定不能倒下。”

  妻子的话给了薛华超些许安慰。这一次不幸的经历,让夫妻俩真正地理解什么叫做“相濡以沫”。





每天往返数百里送子训练 180天坚持换来一声“爸爸”

  几经周折,程海燕得知要想重建听力,必须植入人工耳蜗。可是,手术费要二十万。高昂的手术费用对小两口来说,简直是天文数字。两人东挪西借,给孩子做了手术。手术很顺利,但接下来更大的难题摆在他们面前,孩子虽然能听到声音了,但重建听力还需要长期的康复训练,否则手术等于白做。

  “从小到大,我都不是一个喜欢把自己暴露出去的人,一直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。可是,儿子的一切改变了我许多。”程海燕在微信中写道。2011年,程海燕带着孩子来到安徽省第一家民办听障儿童康复学校——“笑童颜”康复部。

  因为职业的特殊性,警察薛华超经常接到突发性出警任务,很少有时间陪伴妻子和孩子,程海燕为了能一心一意照顾孩子,辞了工作,陪孩子一起开启这场漫长的康复之旅。

  学校离家特别远,为了节省时间和成本,“警嫂”程海燕学起了骑电动车。刚开始,担心自己骑车技术不行,怕摔着孩子,她就早上转两趟公交花一个多小时送孩子去学校,中午自己骑车回来做做家务,下午再骑车去接孩子回家。后来骑熟练了,就骑车带着孩子上学。每天骑着电动车,来回4趟、往返数百里,风雨无阻。“有一次骑车带着孩子,转弯的地方和路边一辆三轮车撞了,我第一时间用手抄起孩子,生怕孩子有半点闪失。”程海燕说,“结果,我的手臂和膝盖杵在地下,破了好大一块,到现在还留着疤。那段时间,我活脱脱像个‘女汉子’。”

  180天的坚持,当孩子第一次喊出“爸爸”时,夫妻俩相拥而泣。“听到孩子开口说话,再苦再累都值了,我开始有信心了。”程海燕嘴角露出了微笑。

  看着孩子一天天在进步,程海燕还买来心理学、听力康复方面的书籍进行阅读,还为此考了教师资格证。“毕竟父母是孩子的启蒙老师,我多学点听力康复方面的知识,知道怎么教孩子,或许会对孩子有用。”如今,孩子已经正常上幼儿园了,在上个月的珠心算比赛中还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。

  妻子为孩子所付出的一切,薛华超心里都明白,是妻子一直在默默守护着孩子,守护着这个家。这些年,要不是妻子,这个家也许早垮了。说起妻子的坚强和勇气,薛华超把手放在胸脯,“我真的从心底里佩服她,遇到她真的是我的福气,每每遇到困难,她从来不会抱怨,总是想着怎么解决问题。没有她,我们家这么大个坎可能就跨不过去了。”

  投身康复事业 教别人家听障孩子叫“妈妈”

  在康复学校,程海燕结识了很多同病相怜的家长,她能理解他们承受的痛苦和压力。之前为了孩子更快康复,程海燕已经储备了丰富的复健知识和经验,“看着这群孩子纯真懵懂的眼神,我特别想帮助这些孩子。”再加上她的责任心、耐心和良好的沟通能力也得到了“笑童颜”康复部创始人周校长的关注,渐渐地,程海燕渐渐地承担了学校的部分工作。在康复部工作3年,去年,周校长退休了,程海燕“接班”成为康复部的法人代表和校长。

  “笑童颜”康复部属于民办机构,目前收治了七八十名听障、脑瘫孩子。正常孩子几分钟就能做出的一道算术题,而这些孩子可能要花上一个多小时。对正常孩子很简单的事情,对他们来说却是异常的艰难。每次和孩子们说注意事项,一转头,他们就给忘了,让他们取个东西,不是走错教室就是忘记拿什么。“我的孩子曾经也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,我必须耐心、细致地教他们。”程海燕说。

  虽然是校长,但她并没有校长的威风和待遇,除了带孩子们进行康复训练,程海燕还要料理孩子的生活起居,一日三餐、把尿、掖被子,有时候下水道不通了、教室灯泡坏了也得自己动手。

  “把孩子交给程老师,我们放心。”在康复部,一位家长这样说道。

  “有时候,看到孩子会张嘴了,听到孩子会开口叫‘妈妈’了,我觉得再多的付出都值得。”程海燕说。

  孩子大了,对很多事情都很好奇。有一天放学后,儿子成成问,“妈妈,为什么别人的耳朵上不挂东西?”妈妈早已预测到孩子长大了有可能会问到这个问题,“就像你们班别的同学戴眼镜一样,他们的眼睛生病了,我们的耳朵上带东西,是因为耳朵生病了。”孩子眨着大眼睛,看着妈妈,懵懂地回答道:“哦。”那一刻,程海燕意识到,听障儿童需要的是关注而不是同情,“我希望社会能像看待普通孩子一样看待他们,让他们受到呵护,平等地成长。”

  对于妻子的这份工作,丈夫薛华超也是非常支持。“未来的路还很长,我会和她一起坚定不移,守护好我们的‘小家’和康复部这个‘大家’。”

皖公网安备 3401020260131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