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知公告:

安徽省民生工程定点康复机构,国家“七彩梦”行动计划定点机构。

首页  >  笑童颜  >  资质及荣誉

资质及荣誉

【人民公安报】程海燕:给70名残障孩子温暖的依靠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发布时间:2015-6-4  浏览次数:1663

“我也曾有过无助,但是丈夫和孩子都需要我的照顾,我必须选择积极面对。看到儿子进步越来越大,我也看到了新的希望。”

 

  家庭情况

 

  程海燕,32岁,安徽省合肥市笑童颜康复部法人代表。丈夫薛华超,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民警。育有一子。

 

  警嫂心愿

 

  希望薛华超外出办案要时刻注意安全,注意自己的身体,家里的一切不用担心,我会管好的。

 

  程海燕是带着对爱情的执着和对生活的憧憬走进婚姻殿堂的。作为一名警嫂,她早已做好了面对更多生活压力的准备。不过,她没有想到生活居然这样无常。

 

  为了爱情,她放弃优越工作

 

  2008年,程海燕和薛华超结婚了。程海燕记得很清楚,在婚礼上,薛华超深情地向自己道了一声谢谢。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,这声谢谢包含的是10年来所有的酸甜苦辣。

 

  两个人从读高中时就相识。程海燕从安徽财经大学毕业后去了上海,能力突出的她在上海一家外贸公司做到了外贸主管的职位,职业发展空间很大。而薛华超则是合肥市公安局的一名民警。安徽和上海,来回近千公里的路程成为两人恋爱和今后生活的一大阻碍。不过在程海燕看来,爱情面前这些都不重要,于是她选择放弃工作,追随自己心爱的人。10年的相知相爱终于换来了那本结婚证。

 

  很快,两人有了爱情的结晶。儿子的出生给夫妻两人带来了更多的幸福,也让两人有了更大的生活动力。对程海燕来说,儿子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丈夫不能经常在身边的遗憾。但是,这样简单幸福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。

 

  生活无常,她选择坚强面对

 

  2010年冬天,薛华超和同事侦办一起特大贩卖毒品案。为了将毒贩一网打尽,他们连续蹲守,丝毫不敢懈怠。而程海燕则在家陪着刚刚做完疝气手术的儿子。就在薛华超参加抓捕行动的前一天深夜,儿子突然高烧不退,程海燕接连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,始终无人接听。一个人在家的程海燕感到束手无策,只能一边观察儿子的情况,一边祈祷丈夫快点儿回电话。

 

  感觉到儿子的状况越来越糟,程海燕只好一个人将儿子送到医院。而薛华超直到第二天早上成功抓获嫌疑人后才给妻子回电话。电话这头,程海燕泣不成声。两天后,儿子的高烧退下来,但是听力却受到了永久性损伤,经诊断为双耳极重度感音性耳聋。

 

  这个结果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。他们带着儿子辗转北京、上海几家权威医院检查,但是医生告知的结果没有给两人带来希望。薛华超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。程海燕则说:“我们要坚强起来,不能倒下,倒下了孩子怎么办?谁来照顾他?”这话让薛华超感到莫大的安慰。

 

  孩子要重建听力,必须植入人工耳蜗,费用高达20万元。刚参加工作的两人只能东挪西借,为孩子凑够了手术费用。但更大的难题摆在了两人面前,手术虽然做了,要重建听力还需要长期的康复治疗。薛华超经常有突发任务,照顾儿子的重担自然落到了程海燕一人肩上。经医生推荐,他们选择了一家收费较低的民办听障儿童康复部。程海燕一边上班,一边带着儿子做康复训练。她每天骑着电动车,来回4趟、几十公里的路程。180天的坚持,当孩子再次发声叫出“爸爸、妈妈”时,夫妻二人喜极而泣。

 

  重新启程,她投身康复事业

 

  为了儿子更好地康复,2013年7月,程海燕毅然辞职,全心陪伴孩子做康复训练。在康复学校期间,她的责任心、耐心和良好的沟通能力受到了校长的关注,程海燕逐渐承担起学校的部分工作。去年8月,校长退休了,程海燕担任康复学校的法人代表,全身心投入残障人士康复事业。

 

  康复学校目前收治了近70名听障、脑瘫的孩子。一般孩子能够轻松完成的事情,对这些孩子来说却异常艰难。一句简单的话可能要教一个月。有的孩子学了3年,却只会10以内的加减法。与这些孩子相处,需要超出常人的耐心和爱心。

 

  康复学校的日常运营主要依靠政府扶持,收益非常低。即便这样,程海燕还是争取为10多名特困残障孩子减免了学费。在得知一位孩子的母亲因为心理压力太大自杀后,程海燕多次为这名孩子做心理辅导,还把孩子带到自己家里,努力让孩子走出悲伤。

 

  现在,程海燕依旧在努力照顾着儿子,也同样承受丈夫时常不在身边的种种压力。程海燕说:“我也曾有过无助,但是丈夫和孩子都需要我的照顾,我必须选择积极面对。看到儿子进步越来越大,我也看到了新的希望。”

皖公网安备 34010202601316号